這是【盧森堡語】系列的第十二篇,上一篇我們提到重新迎向世界的盧森堡,關於盧森堡歷史的部分也暫時告一個段落。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盧森堡人除了盧森堡語之外,究竟還會在什麼樣的場合使用哪些語言。盧森堡語教學的部分,則是接續上一篇冠詞在主格直接受格的變化後,為大家帶來「定冠詞和不定冠詞在間接受格的變化」!

盧森堡人講什麼語言?

「盧森堡語」是盧森堡人珍愛的母語,可是「多語能力」(Mehrsprachigkeit)才是真正通往盧森堡社會生活的大門。盧森堡社會是一個多語言的環境,土生土長的盧森堡人大多會說四種語言:盧森堡語、德文、法文、英文。同時,盧森堡也擁有大量的新住民,佔了總人口數大約 50%。因此,在盧森堡生活中應使用哪一種語言,需視具體情形而定。

至少,在公領域的生活中使用了三種法定語言:盧森堡語、法文,以及德文。其中,德文在傳統報業媒體中更是普遍。但是,在工作場所、一般生活,以及娛樂生活當中,都取決於各種不同的場合以及情況。除了三種法定語言,在盧森堡還有其他語言被使用著,尤其是英文、義大利文,以及葡萄牙文,另外還有斯拉夫或斯堪地納維亞等語系的語言,這樣的情形反映出盧森堡社會相當龐大的移民社群,呈現著多元族群的風貌。但在這裡要請讀者放心,在盧森堡還是以三種法定的通用語言最為常見。以下我們就來認識在各種不同的場合,可能需要使用哪些語言吧!

旅行觀光

旅遊業對各種語言都非常開放,盧森堡也不例外。盧森堡的旅遊網站使用多種語言,而且大部分的景點都備有多種語言的說明。由於許多來自法國和德國的「跨境通勤者」在此從事旅館業或餐飲業,因此幾乎所有觀光地方都可以使用法文和德文,當然英文也很受到歡迎。

政府機關

根據 1984 年的一項語言法令,「法文、德文、盧森堡語」可用於司法和行政機關。民眾可以使用這三種語言之一向公部門接洽,政府有義務「盡可能」使用洽公民眾所使用的語言進行答覆。然而,盧森堡的法律主要是以法文寫成的,雖然也有德文和盧森堡語的版本,但理論上只有法文版的法律才是「原版」,並在國家的各級機關中發揮著效力。

工作職場

根據盧森堡教育部 2018 年的一項統計,盧森堡人口中有 98% 的人會說法文,80%會說英文,78% 會說德文,並且有 77% 的人口會使用盧森堡語。因此顯而易見的是,「法文」是這個國家最主流強勢的語言,其次才是盧森堡語、德文,英文等等。此外,由於戰後引進葡萄牙還有義大利移工加入重建工作,葡萄牙文和義大利文也在盧森堡有著不少的使用人口。 

法文主要應用於各種商業領域、飯店、餐廳等場合(尤其在首都及周邊地區)。英文則是從事跨國機構、銀行、工業以及大型外國企業的通用語言。英文已經成為商業及金融領域中最被廣泛使用的語言,只要是不同國籍背景的人坐在一起開會,通常就會使用英文。

學校教育

盧森堡的學校系統著重語言教育,這就是為什麼盧森堡學生在求學生涯中至少會學習三種外語。在幼稚園以及家中使用母語盧森堡語,小學低年級使用第一外語(德文)上課,小學高年級加入使用第二外語(法文)上課,並開始學習他們的第三外語(通常是英文)。這對於不是從小生長在盧森堡的外國學生而言可能很吃力。

然而盧森堡最強勢的語言還是法文,小學高年級以後都是用法文上課,僅有少部分不觸及語言核心的科目(例如數學)保留使用德文上課。因此中學以後才開始在盧森堡上學的話,法文還是最重要的。

廣電媒體及報業

盧森堡語是廣播和電視中最廣泛使用的語言。此外也有其他語言的節目,像是每日報紙 L'Essentiel 所屬的廣播電台是用法文播音,ARA City Esch 廣播電台則有義大利文、英文、葡萄牙文節目等等。

盧森堡的報紙一向使用多種語言,即使現階段法文在傳統日報和某些週報中較受市場歡迎,但德文一直是報業的首選語言,有一種「報紙就是要用德文寫」的印象,用盧森堡語來寫報紙仍然是比較少見的。近年來,也已經有許多英文出版品在盧森堡發行。

藝文活動

你想去電影院嗎?在盧森堡,電影作品可能是以原文發音搭配德文或法文字幕,或者是用德文或法文配音。

在戲劇方面則是選擇性很大,盧森堡語、德文、法文、英文、葡萄牙文、義大利文的作品都有。

購物

零售業大致上都說法文,因為這個行業有很多來自法國的移工。當然,盧森堡語和德文也被使用。

警察

第一線面對民眾的警察人員則可以操持流利的盧森堡語、法文和德文。按照個別員警的出身背景,也可能會說其他的語言。

醫院

大多數工作人員並不是盧森堡人(可能是法國人+德國人),然而在這個領域裡「具備多語能力」卻是必要的,醫院人員至少需要了盧、法、德三種法定語言。此外,也會要求懂其他語言的工作人員在某些情況下提供必要的幫助。

政治

政治上使用的語言是盧森堡語,像是國會辯論、首相或君主的演講等等。儘管如此,在大部分的情況裡,法文被廣泛應用於各類公文書,作為書面語言。

社團生活

盧森堡人跟德國人在這方面很像,很多人會根據個人興趣參加社團活動,像是當地的遊行樂隊或外籍人士協會等等,而不同的社團也使用著各種不同的語言,不過法定的三種行政語言還是被最廣泛使用的。

法庭上

一般而言,每個人都有權利在出庭時以其選擇的語言表達自己的意見。如果出庭者不闇盧森堡三種法定語言中的任何一種,將會提供通譯服務。
 


定冠詞/不定冠詞在「間接受格」的型態

在上一篇中,我們介紹了盧森堡語的「冠詞」有分成陰/陽/中性三種,不像英文用 a 或 the 就能輕鬆搞定,盧森堡語陰/陽/中性的名詞各自必須「冠」上不同的帽子。

(💡 關於歐洲語言裡常見又惱人的「文法性別」,可以參考金桃的另一篇文章

更令人頭大的是,盧森堡語還保留了日爾曼語古老的「格變化」,除了各類詞在主格當中原有的冠詞型態,遇到了不同的情況,就要「變格」,也就是進入另外一套冠詞型態的使用:例如,我們上一篇介紹過的「直接受格」,就是其中一種情況。

在這裡,我們要介紹情況二:間接受格。所謂「間接受格」,就是某個人、事、物「間接」受到某個動作的影響,這樣的文法結構。例如:「我用筷子吃」(「吃」這個動作需藉由「用筷子」來完成)、「他搭火車旅行」(「旅行」這個動作需藉由「搭火車」來完成)、「我跟你一起走」(「走」這個動作需藉由「跟」來完成)、「她來自那個有名的家族」(此人的「出現」乃是透過那個家族)等等。

有趣的是,在中文的結構裡,以上這些句子都必須使用兩個動詞,像是「用」筷子「吃」、「跟」你一起「走」、「搭」火車「旅行」等等,在盧森堡語當中只需要「一個動詞」搭配介係詞使用,就可以構成句子,不需要兩個動詞。

可是問題常常就出現在這個介係詞,它會把語言帶入另一個「空間向度」,也就是進入「直接受格」或「間接受格」的世界,這種現象叫做「變格」。進入了不同的空間向度,就有不同的冠詞型態系統,以下我們要來介紹間接受格的世界。

陽性 (m)
陰性 (w)
中性 (s)
複數 (pl)
不定冠詞 onbestëmmten Artikel (相當於英文的 a) engem enger engem (無)
定冠詞 bestëmmten Artikel (相當於英文的 the) dem der dem den

「不定冠詞」於間接受格情況下:

1) 我以汽車行進(我開車,或搭乘某車之意)
I travel with a car.
盧:Ech fuere mat engem Auto. (m)
德:Ich fahre mit einem...

2) 我以小貨車行進(我開小貨車,或搭乘某車之意)
I travel with a van.
盧:Ech fuere mat enger Camionnette. (w)
德:Ich fahre mit einer... 

3) 我以船行進(我開船,或我搭船之意)
I travel with a boat.
盧:Ech fuere mat engem Boot. (s)
德:Ich fahre mit einem...
 

「定冠詞」於間接受格情況下:

1) 我以該汽車行進(我開車,或搭乘該車之意)
I travel with the car.
盧:Ech fuere mat dem Auto. (m)
德:Ich fahre mit dem...

2) 我以該小貨車行進(我開小貨車,或搭乘該車之意)
I travel with the van.
盧:Ech fuere mat der Camionnette. (w)
德:Ich fahre mit der...

3) 我以該船行進(我開船,或我搭乘該船之意)
I travel with the boat.
盧:Ech fuere mat dem Boot. (s)
德:Ich fahre mit dem...

4) 我們以汽車(複數)行進
We travel with cars.
盧:Mir fuere mat den Autoen. (pl m)
德:Wir fahren mit den...

5) 我們以小貨車(複數)行進
We travel with vans.
盧:Mir fuere mat den Camionnetten. (pl w)
德:Wir fahren mit den...

6) 我們以船(複數)行進
We travel with boats.
盧:Mir fuere mat den Booter. (pl s)
德:Wir fahren mit den...

間接受格也有可能不使用動詞,而是利用一些介係詞來「支配」起這個文法結構。以下我們介紹的例句就是利用「vun」介係詞(相當於英文的 from)來支配間接受格:

[vun + Dativ]

1) 這是來自凡納德的禮物。
This is a gift from Fernand.
盧:Dat ass e Cadeau vun dem (vum) Fernand. (m)*
德:Das ist ein Geschenk vom Fernand.

2) 這是來自塔塔的禮物。
That's a gift from Tatta.
盧:Dat ass e Cadeau vun der Tatta. (w)*
德:Das ist ein Geschenk von der Tatta. 

3) 這是來自孩子的禮物。
This is a gift from the child.
盧:Dat ass e Cadeau vun dem Kand. (s)
德:Das ist ein Geschenk von Kind.

4) 這些是來自男同事們的禮物。
These are gifts from colleagues.
盧:Dat si Cadeaue vun den Aarbechtskollegen. (pl m)
德:Das sind Geschenke von Arbeitskollegen.

5) 這些是來自女同事們的禮物。
These are gifts from colleagues.
盧:Dat si Cadeaue vun den Aarbechtskolleginnen. (pl w)
德:Das sind Geschenke von Arbeitskollegen.

6) 這些是來自孩子們的禮物。
These are gifts from children.
盧:Dat si Cadeaue vun den Kanner. (pl s)
德:Das sind Geschenke von den Kinder.


 

*在德文還有盧森堡語這些古老的日爾曼語言當中,人名之前可以放上冠詞,而且還必須依照女子名或男子名進行冠詞的陰陽性變化+格變化,至今仍是常見的文法。另一方面,人名之前放上冠詞的這種文法在英文已經很少見,性變化跟格變化更是不復存在。


加入 Viva 一起打造語言學習內容!

Glossika 目前還沒有盧森堡語的學習資源,為了蒐集世界上各個角落的語言,我們開發了 Viva 這個新平台,讓各地的語言好手們能夠一起製作學習內容,幫助學習者學到更廣更深、更實用且更即時的學習內容。只要是你參與製作的句子就會得到分潤,每個句子的分潤有效期為六個月!不僅如此,我們還會為每個合作夥伴打造屬於你的個人頁面,幫助你建立個人品牌,讓你的專業被更多的語言學習者看見。

現在就加入 Viva,為各地的語言學習者製作有趣又實用的語言學習內容吧!

由 Glossika 打造的語言製作平台 Viva

延伸閱讀

  1. 【盧森堡的語言及文化 10】讓盧森堡幾乎毀於一旦的「亞爾丁之役」、認識盧森堡語的艾菲爾規則 (D’Eifeler Regel)
  2. 【盧森堡的語言及文化 9】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盧森堡以及學習「家庭」相關的盧森堡語
  3. 【盧森堡的語言及文化 8】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盧森堡以及學習「運動」相關的盧森堡語

🦉 追蹤我們的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