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盧森堡語】系列的第十篇,上一回我們講解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盧森堡,這篇要繼續介紹讓盧森堡幾乎毀於一旦的「亞爾丁之役」。另外,今天比較特別的是,會教大家盧森堡語當中的特殊文法規則—— D’Eifeler Regel 艾菲爾規則。

讓盧森堡幾乎毀於一旦的「亞爾丁之役」

2019 年 12 月 16 日是「亞爾丁之役」爆發 75 週年,為了紀念這一個日子,在哈姆小鎮(Hamm)的盧森堡美國公墓紀念園區舉行一場追思儀式,這個地方埋葬了超過 5,073 名在盧森堡戰死的美軍官兵,其中包括著名的美國將領喬治·帕頓(George S. Patton)。他雖不是戰死沙場,而是在一場德國車禍中喪生,但生前意願是安葬在他同袍們的身旁,1945 年 12 月 24 日平安夜當天,喬治·帕頓葬於哈姆小鎮。

亞爾丁之役

1944 年 12 月至 1945 年 1 月之間,納粹德國進攻盧森堡,史稱「亞爾丁之役」(Ardennenoffensive/Bataille des Ardennes),這場戰役摧毀了盧森堡大部分的地區。

1944年12月16日,德國部隊在盧森堡北部和比利時東部的亞爾丁高地襲擊美軍,揭開了這場戰役的前奏,亞爾丁之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血腥的戰鬥之一。無論是天候還是戰禍,這兩個月都是人間罕見的嚴酷寒冬,成千上萬的美國和德國士兵在激烈的戰役中喪生。1945 年1月,盧森堡隔著奧爾河跟德國接壤的 Eislek 地區變成一片廢墟,許多居民不是死亡就是逃亡,或者陷入凍結成冰一般的絕境。

這場戰役至今仍被人們牢記許多盧森堡人仍然記得 1944-1945 年的冬天是歷史上最寒冷、最艱難的冬天。就在 1944 年 12 月 16 日,亞爾丁地區白雪皚皚的山頭以及河谷中,納粹德軍突然信號一亮!隨即就展開閃電攻擊!當時,這些原本在二戰中未受波及的偏遠城鎮,突然之間遭到納粹德軍轟轟烈烈的陣仗襲擊,讓人在驚愕之餘猝不及防。天氣帶來的唯一好處是讓戰事中斷,因為交戰雙方的德軍和美軍,顯然都在天候條件不佳的情況下掙扎。

威爾茲(Wiltz)、克萊沃(Clervaux)、迪奇西(Diekirch)、艾特布克(Ettelbrück)、博福特(Beaufort)以及艾希特納赫(Echternach),如今這些吸引著遊人如織的戰地風情小鎮,當年對於拖延德國的進攻可是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為在這些地方都發生了激烈的巷戰(Häuserkampf),而戰爭只要打到巷戰的程度,對德軍力量來說就產生了更大的消耗。然而德軍攻勢依舊猛烈,整個地區還是淪為焦土,許多居民倉皇逃亡,而留下來的人就躲在地窖裡,不知道是否得以熬見天光。

1945 年 1 月下旬,美軍將領喬治·帕頓(George S. Patton)及其部隊重新控制了這個地區。同年 2 月 12 日,盧森堡最後一個城市維安登(Vianden)光復,才終能擺脫德國對盧森堡的入侵。

但是,這場戰役至今仍是盧森堡人集體記憶中重要的一部分。這一帶有許多紀念館和博物館,像是國家軍事歷史博物館(Nationales Museum für Militärgeschichte in Diekirch)、亞爾丁之役博物館(Museum der Ardennenschlacht in Wiltz),還有一些地方性的據點,擺設被擊落的盟軍飛機或紀念重要戰場,例如國家自由紀念碑「舒曼之角」(Schumanns-Eck)等等。

大戰前夕的小溫馨:威爾茲的「美國聖尼克」糖果

1944 年12月,22歲的美國士兵理查·布魯金斯(Richard W. Brookins, 1922 – October 11, 2018)跟著美軍 US-28 步兵師進駐了威爾茲(Wiltz)這個小鎮。當時是為了防範納粹德軍而趕來佈署的美軍。隨著聖尼克拉斯節(Nikolaustag)的臨近,他和他的同袍們看到,經過近5年的戰爭,盧森堡人幾乎沒有給孩子們禮物,因此他們決定來當聖尼克拉斯(註:聖尼克拉斯是天主教聖人,是兒童的守護神,也是聖誕老人的原型)。

他們從食糧包裡收集了一些糖果,軍隊廚師們也提供了一些協助,由理查·布魯金斯打扮成聖尼克拉斯的樣子,搭著吉普車「美國聖尼克號」(The American St. Nick)遊過威爾茲小鎮的街頭,給戰爭中苦悶的孩子們帶來莫大的歡樂。從那時候開始,這個活動就成了威爾茲小鎮歷久彌新的傳統。

盧森堡國家軍事歷史博物館:檔案 K035-03 資料照片

👆🏻由美國士兵Richard W. Brookins 扮演的聖尼克拉斯搭著軍用吉普車造訪當地兒童

這位「美國聖尼克」在亞爾丁之役 70 週年紀念的時候(2014年)還曾回到當地去,再次參加聖尼克拉斯節的遊行活動,當時他已經 92 歲了。充滿愛心的理查·布魯金斯先生最後以 96 歲的高齡永息主懷,而對盧森堡人來說,也永遠不會將他忘懷。


D’Eifeler Regel
艾菲爾規則(冠詞字尾+n 的變化規則)

艾菲爾規則是什麼呢?聽起來很潮!這是日爾曼語在19世紀末的一項語言學發現。

我們先來了解一下日爾曼語的一小段家族圖,大概是這樣的:

Germanisch 日爾曼語
-Westgermanisch 西日爾曼語
--Hochdeutsch 現代標準德文
---Mitteldeutsche Dialekte 中部德語方言群
----Westmitteldeutsche Dialekte 中西部德語方言群
-----Mittelfränkischen Dialekte 中法蘭克方言群

最後是跟這裡最相關的:
Moselfränkisch 莫澤河流域的法蘭克方言

 分布圖:莫澤河流域的法蘭克方言 (取自維基百科)

上面這張圖標示著莫澤-法蘭克方言流行的地區,面積大約有半個臺灣大。這類方言除了在莫澤河流域一帶的德國西部流行,也包含了整個盧森堡,並擴張到比利時的盧森堡省(圖中Arlon)、比利時列日省的德語區(圖中St. Vith)、法國洛林區的莫澤省(圖中Thionville),顯示出這些地方傳統上說的都是日爾曼語。

莫澤 - 法蘭克方言還可以細分成五支小方言:

  • 特里爾話(Trierisch)
  • 艾菲爾話(Eifelisch)
  • 下莫澤蘭話(Untermosellanisch)
  • 西威斯林話(West-Westerwäldisch)
  • 席格蘭話(Siegerländisch)

前面提到的 19 世紀語言學發現,就是從「艾菲爾話」這支小方言(Eifeler Mundarten 或 Eifelisch)找到的文法現象,因此稱作「艾菲爾規則」。

💡這個現象是:某些單字在某些情況下,必須「以 n 作結尾」的一系列文法變化。

「艾菲爾話」跟盧森堡語高度相像,而這種文法現象不只在現代盧森堡語被繼續使用,也出現在一些中部德語方言(Mitteldeutsche Dialekte)裡,像是科隆方言(Kölsch)、黑森方言(Hessisch)等等。艾菲爾規則是一系列的文法變化,在這個入門系列中,我們只簡單介紹一種最常見的變化,也就是「冠詞字尾+n」這一個變化規則。

📌 小補充:一般我們所謂的台語(臺灣閩南語),語言學上的家族關係是漢語>>福建方言>>閩南方言>>漳泉片。而台語跟「廈門話」都屬於「漳泉片」,因此許多臺灣人到廈門去可以直接用「台語」跟當地人溝通,只是感覺腔調還有部分用語習慣有所差異。「艾菲爾話」跟「盧森堡語」高度相像,就是類似的體驗。

值得一提的是,Glossika 為了善盡社會的企業責任,響應國家推廣臺灣本土語言的政策,免費提供臺灣閩南語以及兩種客家話(海陸以及四縣)的訓練,邀請大家一起來愛母語!

艾菲爾規則:

凡是遇到「a, e, i, o, u」以及「d, t, h, n, z」開頭的陽性名詞,這些名詞前所搭配的冠詞,無論是定冠詞,或不定冠詞,都必須「+n」 。

盧森堡語搭配陽性名詞的定冠詞是「de」,不定冠詞是「e」,因此分別會變成「den」以及「en」。

例如:

  • en Daach 一個屋頂
  • en Drucker/e 一個印表機
  • den Dësch 那張桌子
  • den Himmel 那片天空
  • den Aarm 那條胳臂
  • den Hals 那個脖子
  • den Zuch 那列火車
  • den Tram 那列輕軌電車
  • den Auto 那輛汽車
  • den Helikopter 那架直升機

不需要搭配艾菲爾規則的陽性名詞,就維持使用原本的「de」定冠詞,以及「e」不定冠詞。
例如:

  • e Computer 一台電腦
  • de Vëlo 那輛腳踏車

此外,在德文/日爾曼語系中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在「人名」的前面經常可以加上「定冠詞」來指涉。這在英文的文法中是比較少用的。而更有趣的是這些人名,如果是男子名,也必須視為陽性名詞搭配艾菲爾規則使用。以下我們就順便來認識一下盧森堡常見的男子名,例如:

  • Dat ass den Alain. 這是亞倫。
  • Dat ass den Emil. 這是埃米爾。
  • Dat ass den Igor. 這是伊格爾。
  • Dat ass den Otto. 這是奧圖。
  • Dat ass den Udo. 這是悟多。
  • Dat ass den David. 這是大衛。
  • Dat ass den Tom. 這是湯姆。
  • Dat ass den Henri. 這是亨利。
  • Dat ass den Nic. 這是尼克。
  • Dat ass den Zorro. 這是佐羅。

*以上這些人名是按照「a, e, i, o, u」以及「d, t, h, n, z」的順序排列,這十個字母就是遇到陽性名詞時,啟動艾菲爾規則的「關鍵字母」,方便大家複習。

不需要搭配艾菲爾規則的男子名,就維持使用原本的「de」定冠詞。
例如:

  • Dat ass de Viktor. 這是維克托
  • Dat ass de Michael. 這是米歇爾。

講到這邊,讀者可能會想問:「艾菲爾規則只適用於陽性名詞就結束了,對嗎?」很遺憾,中性名詞也有艾菲爾規則適用的餘地,但是只使用半套。也就是在使用不定冠詞的時候,若遇到「a, e, i, o, u」以及「d, t, h, n, z」開頭的中性名詞,也必須按照艾菲爾規則,把原本的「e」改成「en」。

至於定冠詞搭配中性名詞,因為「d’」已經是縮寫式,字尾沒有辦法再「+n」﹐於是就不適用。

總結

盧森堡語是日爾曼語的一支,最接近「中西部德語方言群」(Westmitteldeutsche Dialekte)當中,「莫澤-法蘭克方言」(Moselfränkisch)的「艾菲爾話」(Eifeler Mundarten),跟現代標準德文也是近親,因此德文擁有的複雜文法變化在盧森堡語當中幾乎都找得到,可以說是一個都沒漏掉,甚至有的小地方還更複雜:像這個艾菲爾規則,就是現代標準德文(Hochdeutsch)所沒有的文法規則。

不過請不要害怕,這個入門系列會帶大家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認識這個小語言。

截至目前 Glossika 尚未正式提供盧森堡語的學習資源,但若能跟著我們一起學習盧森堡語在日爾曼家族裡的近親(德文)或表親(荷蘭文)甚至遠親(丹麥語、瑞典語、新挪威語),相信都會是一個很棒的開始。


加入 Viva 一起打造語言學習內容!

Glossika 目前還沒有盧森堡語的學習資源,為了蒐集世界上各個角落的語言,我們開發了 Viva 這個新平台,讓各地的語言好手們能夠一起製作學習內容,幫助學習者學到更廣更深、更實用且更即時的學習內容。只要是你參與製作的句子就會得到分潤,每個句子的分潤有效期為六個月!不僅如此,我們還會為每個合作夥伴打造屬於你的個人頁面,幫助你建立個人品牌,讓你的專業被更多的語言學習者看見。

現在就加入 Viva,為各地的語言學習者製作有趣又實用的語言學習內容吧!

由 Glossika 打造的語言製作平台 Viva

延伸閱讀

  1. 【盧森堡的語言及文化】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盧森堡以及學習「家庭」相關的盧森堡語
  2. 【盧森堡的語言及文化】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盧森堡以及學習「運動」相關的盧森堡語
  3. 【盧森堡的語言及文化】盧森堡邁向「國家自有君主」的時代及學習各種交通工具的盧森堡語

🦉 追蹤我們的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