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振興瀕危的少數族群語言

要拯救瀕危的語言並不容易。在復興瀕危的少數族群語言的過程中,語言學家、學者、企業家、甚至是該語言的使用者都面臨重重難關。透過此篇文章,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對於瀕危語言保育及振興的經驗。

為什麼語言會瀕危?

關於語言瀕危的原因有很多種,通常是因為一個較不常見的語言母語人士生活在一個以其他語言為主流語言的生活環境中,造成該少數語言的使用者就會以學習主流語言為優先,因為這樣通成會為他們帶來許多的效益。

學習主流語言可以有更多經濟貿易的可能性,有更大的機會融入一個成長中且較強勢的文化,更提供一個避免被主流語言使用者迫害的方法。通常主流語言會在教育、商業、媒體和藝術上使用,而當非主流的這些少數文化和主流文化有更多的交流後,少數文化的語言常常會被忽略。

社會上還是有其他更激烈且更主動的行動來打壓弱勢語言,政府、宗教、文化運動、甚至是學校都有過禁止、抹滅少數語言的記錄,不管是完全的語言滅絕還是些微的打壓行動,這都顯示了歷史上傾向於認為兩個不同的語言無法和平的並存。  

但是,語言會瀕為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移民。隨著人們為了更好的機會而遷移到主要城市,在移民後一兩代就不再使用他們原本的語言。

所謂的「瀕危」語言指的是什麼?

瀕危語言並不代表該語言已經完全絕跡。如果該語言已完全消失,代表說目前完全沒有人在說那個語言最一開始的版本了,例如拉丁文已經絕跡,但它經過多年的轉變最後變成了羅曼語系。瀕危語言本身正面臨著絕跡的風險,使用這些語言的人數逐日減少,在有些語言甚至只剩下一個會使用其語言的人口。

所謂的「絕跡」語言指的是什麼?

如果一個語言處在瀕危的階段一段時間,該語言使用人口會一直減少到該語言沒有母語人士或甚至根本沒有人會說它。大部分這些在絕跡邊緣語言都在只有剩一個人會說該語言,當那個人去世之後,語言也就會跟著那個人滅亡了。

該如何克服困難保育這些瀕危語言呢?

即使一個語言絕跡了,如果它還是有足夠的文件書寫資料保存著,還是有機會能夠拯救。近二十幾年來,一些早已滅絕的語言經由努力被振興了起來,希伯來語和康瓦爾語就是兩個例子,這些語言原本都已絕跡,透過舉多努力之下,才讓他們重新見世,回歸主流用途。能將它們們拯救回來的主要原因在於社群有強力的共同意願來做這件事。因為不管在學習任何語言,「動力」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為什麼很難保護瀕危語言

在語言保育上,鼓勵政府、學校、和社區去接納少數族群的語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在某些地方是很難實行的,像是在土耳其的庫德語,使用該語言在土耳其是違法的。而社群中如果對於一個語言沒有正面觀感,會使得它逐漸消失。另一個幫助該語言保育的方法就是將它盡可能地記錄下來。

另一個幫助該語言保育的方法就是紀錄在越多的文件越好

為什麼保育瀕危語言是必要的

如果沒有文件紀錄,瀕危語言將會完全消失。為什麼要關心瀕危語言?為什麼不讓最主流最強勢的語言存留在這世上就好?答案在於語言本身所能帶來的好處。語言即為文化,它是可以連接我們的想法、信念、以及情感的媒介。它表現出了我們在世界上的定位、歷史以及文化。當一個語言消失時,它隨之帶走了一個人可以用其來定位自己的能力,而世界也因此變得更加渺小單一。

但語言所代表的遠遠超過自我的意識型態。現存語言都是非常古老的,通常都可以追溯回好幾千年前。最近某個擁有 7 萬多年歷史的語言,隨著它最後一個使用者的離去,語言也跟著消失了,帶走了該語言所衍伸的想法、歷史、文化等。

每個語言也能讓科學家得以觀察我們如何思考。當你對語言的學習夠透徹時,你會意識到人類會以許多不同的方式去表達相似的概念。了解我們在語言上能做的事情和認知到其的局限對於了解人類的境況大有幫助。

除了歷史、藝術以及文化,自然科學也跟語言息息相關。比如說在原住民文化中,許多部落會利用未被文字記載的草藥和藥品來治療疾病。在語言的幫助下,學習相關知識和鑽研這些醫療技術可以幫助我們在醫藥發展上更加進步。

解決方案在於語言學習本身

無可否認,我們居住在一個全球化下的世界。在全球化的情況下像把兩面刃,皆有利弊。但無法否定的是,它讓不同的文化更緊密的連結。在這個多元文化的環境下,宣揚語言多樣性的好處會是保育瀕危語言最有效的方法。

我們正處在語言學習的黃金年代。有了許多可用的資源,學習新的語言比起以前來說更顯得容易許多。再加上科技的幫助,拯救一個瀕臨絕種的語言也相對的更簡單。所以你能如何幫忙?

當然就是花點時間學習一個新的語言!它也不一定是要一個瀕危或甚至是絕跡的語言。透過學習新的語言,你會在正確的道路上。透過學習語言,你就是在宣揚語言的重要性,也是在欣賞一個不同的文化,而語言的價值也因此傳播開來。當更多人看見學習不同語言的價值時,這可以激勵瀕危語言的使用者去接納和學習他們的母語。而一旦語言保育行動背後有強烈的動力支持,此項行動將所向披靡。

如果你對於語言學習有興趣,可以註冊一個免費的帳號使用 Glossika 的語言學習服務 7 天!而對於小眾語言,Glossika 提供免費使用!

Glossika

實習編譯:黃建誌
原文文章:The Challenges of Preserving and Reviving Endangered Minority Language,由企業家以及語言學家 Jonty Yamisha 所撰寫,Jonty 致力於保護他的母語 Circassian。

推薦閱讀

  1. 【語言保育】追尋歐洲失落的菲仕蘭語:其中一種菲仕蘭語幾乎已經消失殆盡
  2. 【學印地語】印地語的簡介和特色
  3. 比英文更早稱霸不列顛群島的語言:印歐語系 - 凱爾特語 (Celtic Languages)
  4. 🦉 獲得更多語言學習資訊,追蹤我們的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