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所有的人一樣,法國人也有他們自己的幽默。文藝復興人文主義作家 François Rabelais 曾在 Gargantua(巨人傳)中提到「笑,是人類的瑰寶。」(rire est le propre de l’homme)。每個人的笑點會因他的語言特性與族群文化而不同,像我之前的法文老師就說過,法國人和美國人在看一部電影時會在不同的點笑出來。由此可知,幽默感不僅遠遠超出言語本身,它也包含了言語背後的隱喻、文化背景、時事等,而這些要素都決定是否可以戳中一個人的笑點。

François Rabelais | 來源: 維基百科

有一次我在法國文化電台 (France Culture) 的一個報導中,看到華為在美中貿易戰下對美國市場所帶來的影響。這篇報導非常深入,也很有啓發性,不過每當那個主播唸華為時,我都會忍不住笑出來,因為他唸得很像「哇 威」,雖然我相信他是無意的,但是一直讓我想到漫畫「丁丁歷險記 (Les Aventures de Tintin)」 裡面的米盧狗 (Milou) 的叫聲,基本上就跟法文中狗叫聲的狀聲詞一樣。

米盧狗 (Milou) | 來源: Tintin

「幽默」這個字怎麼來的?

其實很多法國人都很有幽默感 (le sens de l’humour),但我很多講英文的朋友可不這麼想。很顯然的,語言與文化隔閡阻礙了他們對於法國人幽默感的認識。1932 年,humour(幽默感)這個字就已經受到法蘭西學院 (Académie française) 的認可而收入在法文字典中。但早在 18 世紀,法國作家 Voltaire 與 Mme de Staël 就已經在他們的作品中引進幽默的概念了,例如 Voltaire 的作品 Candide,整個故事從頭到尾就是以黑色幽默的手法在諷刺 Leibniz 的樂觀主義。

雖然法文的 "humour" 來自於英文,但法國人的幽默感歷史卻可以追朔到更久以前。常讓觀眾捧腹大笑的鬧劇 (Farce) ,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戲劇的傳統分類。而 farce 這個字是源自於拉丁文 farsus,意思是「塞滿的」。根據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最初 Farce 是作為中世紀宗教劇裡的中場休息的小娛樂,到了 15 世紀時,farce 則開始指稱集結了丑角、雜技、諷刺、下流的娛樂表演。像 La Farce de Maître Pathelin 就是一部 15 世紀末非常有名的戲劇,其中的一句台詞演變成法文的常用語 «revenons à nos moutons» (讓我們言歸正傳)。

La Farce de maître Pathelin | 來源:維基百科

了解法文的幽默有三種方法:

1. 新聞

幽默在法國的媒體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特別是評論時事與政治。例如週報「鴨鴨報 (Le Canard enchaîné)」就常常透過深入的報導調查來諷刺批判時事。自 1915 年出版以來,就以黑、紅主題色、滑稽插畫與文字遊戲而著名。一直以來,鴨鴨報的記者對於政治行為的調查,揭露了許多醜聞,讓政客在每週三的發刊日都戰戰兢兢。

另外,「查理週刊 (Charlie Hebdo)」也善於在時事報導中加入許多幽默諷刺。根據 2015 年 1 月 BBC 的報導,查理週刊成立於 1970 年,報導內容涵蓋各種主題,而這種諷刺的手法則可以追朔到法國大革命時期用來譴責法國皇后 Marie Antoinette 的報紙。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它的內容, 2015 年激進宗教份子持槍闖入總部射殺了十二人。而在那次恐攻後,許多人與查理週刊的員工一起舉起 "Je suis Charlie"(我是查理)的牌子。隔週,查理週刊的倖存者在做了一篇報導,其中包括先前發表先知穆罕默德的卡通圖片,並也舉著 "Je suis Charlie" 的標語,而其標題為 "Tout est pardonné"(都被原諒了)。

巴黎遊行|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要從這樣悲劇中走出來可說是相當困難。根據 2015 年 1 月 L’Obs 指出,查理週刊的銷量便從原本的 3 萬份成長至 7 百萬份。而根據 Al Jazeera 中的一篇文章,查理週刊共在 25 個國家以 16 個語言出版,且在當年 1 月出版說明了諷刺畫及其信息傳達給不同文化、語言背景的人們的方式。

2. Samuel Beckett 的劇作

雖然語言中的幽默感通常是很難被翻譯成別的語言,但喜悅哀傷等情感卻是共通的,即使文化和語言不同也是可以被察覺的。Samuel Beckett 將他自己的作品翻成英、法兩種語言,並且將其中的幽默元素保留。在「克拉普最後的錄音帶 (La dernière bande)」 中,我們可以聽到許多角色克拉普的錄音,讓我們感受到克拉普內心對於獨處的享受,像是劇中的這句台詞:«Avec toute cette obscurité autour de moi je me sens moins seul... J’aime à me lever pour y aller faire un tour, puis revenir ici à... moi... Krapp»(因為四周的黑暗,我不再感到那麼孤獨...我喜歡起身走入黑暗中,之後再回到這裡...回到我自己...克拉普)。在我們聽時,可以聽見他從抽屜裡拿出東西等細微的聲音,顯現出他對於編導設計的細心。

3. 法國版本的 Siri

如果想要有互動的幽默,可以找法文 Siri 講講話。雖然 Siri 主要的工作是提供資訊,但如果你口氣不好時她也會回擊!如果說 «Va te faire voir, Siri !»(Siri 快顯示!),她可能會回 «On dit "s'il vous plaît"»(不會說請嗎?)。或是也可以直接一點跟她說 «Siri, raconte-moi une blague»(Siri,我說個笑話),也可以得到很多回應。

如何培養幽默感?

運用想像力在生活中找出任何的笑點。我自己習慣說 "Jesus Christ",有一次在法國突發奇想用法文說說看 "Jésus Christ",結果一旁的朋友開始大笑,因為她一直想到 "Jésus crie"(耶穌尖叫),之後我們就開始找各種有趣的動詞組合。即使諧音梗有時候尷尬難笑,但也不失為一個尋找幽默的方向。

原意:一個卑鄙的朋友活該被碎屍萬段。而 sale ami 唸法跟 salami(一種香腸)一樣。

最後想和大家分享 . . .

雖然幽默並非三言兩語可以交代清楚的現象,但我相信情境的上下文與幽默是最相關的。但無論如何,生活中充滿著幽默,不管你是去了 23 喜劇俱樂部看脫口秀,還是踩到香蕉皮撲街,任何一個瞬間都可以被塑造成幽默。

學法文

實習編譯:黃建誌
英文原文:Getting to Know Humor in French Culture [3 Examples Included]


推薦閱讀

  1. 在法國一定要會說法文嗎?
  2. 【法文學習】你該知道的學法文常見錯誤
  3. 【自學法文】畢業後如何持續自學法文和保持法文語感
  4. 追蹤我們的 YouTube /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