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如何在荷蘭學日文

2018 年 3 月因太太工作的關係搬到荷蘭,以前在台灣會利用下班時間看日劇或特別花時間學日文,搬到荷蘭後,如何在荷蘭找到學日文的資源和說日文的機會,以繼續我的日文學習,就成了我到荷蘭的第一個挑戰。

在荷蘭的日文會話聚會

當時剛好看到網路上的日文會話聚會活動,兩週一次的聚會由日本人恭子小姐發起。恭子的先生到荷蘭工作,所以恭子也跟著一起移居到荷蘭。

活動的出發點除了用日文交流,還期待能藉由活動與更多的荷蘭人有交流機會,也期待能藉由聚會認識更多對日文有興趣的外籍人士。

原來日文會話聚會是這麼一回事

參加聚會的人非常多樣化,除了在荷蘭唸書、工作的日本人,還有荷蘭當地的學生、上班族、退休人士,以及當地的外籍人士。

聚會會先依照每個人的日文程度做簡單分組,分為初學和進階,每組至少會有一位日文母語人士。當有人無法用日文表達時,英文就成了大家的另一個交流語言。

聚會方式並非漫無目的的閒聊交流,而是會訂定一個主題進行意見交流與分享。發起人恭子在每次聚會都會事先準備日本時事與資訊。活動一開始會將準備的資訊發給大家討論,並在聚會最後,安排一個時段,讓大家用日文分享討論議題。

除了事先準備的日本時事與資訊,聚會中最常被提及與問起的問題,不外乎是每個人學日文的動機和學習方法。

不同母語者學日文的優勢和劣勢

跟不同母語人士分享與交流彼此學日文的經驗後,發現大家對於學日文的困難處是很不一樣的。

母語是中文的我們,學日文漢字相對較容易,很多日文漢字的意思與寫法跟中文幾乎相近,我們可以很輕易地猜到日文漢字所對應的意思。但對於來自德國,在荷蘭工作的 Niklas 來說,學日文漢字是最困難部分,尤其是寫法和順序,Niklas 必須花很長時間練習才能熟悉漢字,再進一步把漢字寫出來。

日本東京街頭一景

另一位荷蘭大學生 Yori 也提到日文中的「稱謂」,日本是強調位階的文化,日文表達方式也會隨著不同的對象而有所變化,因此在日文中,我們可以從兩個人的說話方式判斷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在荷蘭不會特別強調階級觀念,跟長輩或平輩說話時,荷蘭文的表達方式基本上是一樣的。參加日文聚會中發現原來文化差異也會反應在語言學習上。

因為興趣而學日文會更有效率

因為對日本歷史和文化有興趣,於是展開了我的日文學習之路。每週的大河劇已經成了我生活中固定要做的事,也是我學日文的主要來源。

荷蘭資工系的大學生 Yori 提到,日本動漫和電玩遊戲是他最大的興趣,也是學日文的動機來源。雖然 Yori 沒有去過日本,但他已經能夠用流利的日文跟大家溝通。

對於日本音樂感興趣的荷蘭大學生 Daniel 來說,日文歌與學校日文社的聚會是他主要學日文的方法。

在荷蘭工作的德國人 Niklas 喜歡日本漫畫和動漫,主要學日文的方法就是看日本漫畫和動漫,並透過實際到日本旅行,或是參加歐洲的日文交流團增加實際跟日本人對話的機會。

參加聚會後發現大家學日文的動機雖然都不同,但學日文的共通點都來自於自己的興趣,透過自己的興趣學語言會更有效率,也能更快地學會。無論是日本大河劇、動漫或音樂,都是透過「聽」的方法學日文,Glossika 平台有免費 1000 次日文聽說訓練,在平常通勤或零碎的片段時間,就用 Glossika 的聽說訓練讓你隨時隨地都有充滿日文的環境!


延伸練習

1. 50 個旅遊日本必備的日文句子

2. 看影片學日文,5 個必看的日文 YouTube 頻道

3. 如何在家打造沉浸式外語學習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