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女孩 x 台灣男孩」的浪漫故事

共同經營 Facebook 粉絲專頁「波蘭女孩x台灣男孩 在家環遊世界」的幸福夫妻檔:波蘭女孩 ─ 蜜拉、台灣男孩 ─ 士愷,證明了真愛沒有時差,語言沒有距離,經常在臉書上分享他們的文化交流與文化差異小故事。在他們的 Youtube 頻道中,也時常精心製作波蘭文教學,讓我們對富饒歷史文化的波蘭有近一步的認識。

本次 #HangoutWithGlossika 專訪的主持人同樣由 Imad 擔綱。Imad 在臺灣居住迄今已逾七年,有豐富的國際觀,曾接受《上報》、《蘋果日報》、《少康會客室》、《台灣立報》等媒體專訪,並且會說多種外語。

化不可能為可能,追隨中文旋律的波蘭女孩

「對波蘭人來說,學中文簡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蜜拉一句話道盡波蘭人對於中文的印象。波蘭文只有 32 個字母互相拼湊,但是中文字有太多組合需要死背,而每個字又各有相對應的聲調,這是他們所不熟悉的領域。

可是蜜拉倒是徹底地被中文抑揚頓挫的聲調吸引。

蜜拉認為中文聽起來的旋律很優美,雖然有些發音在波蘭文沒有,不過對她來說,這並不構成太大的學習阻礙,只是需要特別多加練習。說到這裡,蜜拉不禁大大嘆了口氣,就像是「餓」、「圓月」等等的音,算是較難發音的單字。看著懊惱的蜜拉,士愷滿眼笑意地用眼神投以愛的鼓勵,其實在我們母語人士的耳裡,這兩個詞聽起來還是說得很標準,只不過她為中文增添了一點甜美又淘氣的韻味。

語言的差異,有時候也能迸發意想不到的趣事

憑藉對中文的喜愛,蜜拉畢業於華沙大學漢學系又順利爭取獎學金來台攻讀音樂學,早在來台前就已經學過繁體中文與簡體中文,直到實地走訪台灣,聽不懂中文、說不出中文,竟然變成生活中的一大課題。因為實際運用在生活中的中文,語調速度、用字遣詞等完全不像教科書中有參考範本可以對照,蜜拉這才發現自己的中文掌握度並沒有在波蘭時自認為的好,忽略了「聽」與「說」。不過語言的隔閡,撇除困難的部分,偶爾也給士愷和蜜拉帶來印象深刻的有趣誤會。

譬如說我們在中文所說的「黃牛」,意指買原價卻以高價兜售的不肖商人,但聽在蜜拉耳裡,就成了「和黃色的牛買票」,變成一件百思不得其解的神奇故事,直到士愷解釋,才解了她心頭之謎。為了避免蜜拉誤解,以往士愷會稍稍調整說話方式,必須用更簡單、更詳盡的方式溝通。士愷驕傲地說,現在蜜拉的中文程度已經有高水準,理解力已經無須擔心了。連主持人 Imad 也自嘆不如的讚美蜜拉流利的中文程度。

glossika-language-interview-205

波蘭教育下,學會三國語言能力者層出不窮

在中學時,波蘭人通常需要學第二外語,最普遍的第二外語屬俄文、西班牙文、德文、法文,有的人甚至更多,因此波蘭人會三種語言算是很常見的,蜜拉與妹妹便是最好的例子。擁有對語言的高度興趣,使得蜜拉精通波蘭文、俄文、英文和中文,妹妹更是能流利地說波蘭文、俄文、英文、法文以及瑞典語,而她也持續地在學中文和愛爾蘭語。

除了興趣使然,波蘭教育較著重「對話」教學 -- 訓練開口說。這和蜜拉在台灣時所感受的教學方式不太一樣,她觀察到,台灣許多人文法很好、字彙量也足,但真正要開口與人溝通時反而缺乏自信。同樣在台灣讀書的 Imad 也發覺這個現象,一開始他以為朋友不懂英文,但他們卻能在通訊軟體上對答自如。明明台灣人書寫能力很好,卻總因口語表達能力不流利而說自己英文不夠好。

喜歡一個語言,是開始學習語言的契機

學校環境趨使我們學外語,自主學習也很重要,需要有一個動力推著我們實踐。士愷笑著告訴我們學語言的必備條件,「一定要喜歡,因為學語言是一件長久的事」。蜜拉深感認同並接著補充,再加上說起來要好聽,還有一點很重要,必須「有機會用到它」。在她學習俄文的經驗中,一方面是喜歡俄文的聲調,另一方面是俄文能幫助她理解斯拉夫的相關資料。如此一來,有機會能夠將所學派上用場,又能於無形中吸收大量的新知。

但是要付出多少才能自詡為流利雙語者?沒人能說得準,可以肯定的是,蜜拉與士愷都有相同的見解。

「流利不代表你能字字句句都理解,不管你學了多久,都是不可能的」。蜜拉解釋,語言流利代表我們與他人可以進行更深入的對談,探討自己想討論的主題,不需要鑽牛角尖每個字的意義。一旁的士愷也贊同地附和,「在大部分的場合中都得以順暢溝通、表達自己的想法,甚至聊到更專業的話題,以上都能做到,就能稱上流利的程度」。他們也鼓勵大家,保持對語言的熱愛,依照自己的程度學習,別輕易放棄。

glossika-language-interview-204

語言的重要性,能夠昇華成情感的牽絆

語言如何影響生活,蜜拉給了我們直接明白的答案。如果她沒有學中文,不可能飛來台灣念書,在全中文環境下上課。因為她會中文,能做田野調查訪問街頭藝人,能和士愷的家人朋友聊天。「你看,多麼重要!難不成還要士愷一直在我旁邊幫忙翻譯嗎?」蜜拉的語調變得宏亮又充滿能量,懇切地跟我們分享學會一個語言能有多大的影響力。並不是大家都講英文就只學英文,如果到了一個新環境,卻不學習當地語言,深入當地文化,豈不是太可惜了?

比起蜜拉清楚地說著學中文的好處,士愷的回答則是曖昧地讓人甜到心裡去。「如果我對語言沒有興趣的話,我也沒有機會遇到我的老婆蜜拉」。因為會英文,士愷有機會到別的國家工作,結交各國的朋友。因為會英文,開啟了他的沙發衝浪體驗,在新加坡接待超過四百組異國旅客。通過語言,交換彼此的經歷,成為有故事的人,帶著他的故事,在 2013 年遇見了一見鍾情的愛情。

學習新語言必須持之以恆地每天接觸、每天練習

台灣人學波蘭文的人數不多,可運用的資源也相對少,根據 Glossika 的難易度統計,對中文母語人士來說,波蘭文的困難程度僅只次於俄文。

士愷進而提到他學波蘭文的困境,波蘭文中同一個文法可能有很多種變化,這些規則有時候也難以理解,無法將中文邏輯去思考波蘭文句子。儘管困難,也無法阻擋士愷勇敢追愛的決心。

第一次拜訪蜜拉家人的難忘回憶,至今還歷歷在目,倆人忍不住會心一笑。那時士愷透過網路影片教學自學了簡單自我介紹及數字一到十就踏上波蘭,想給蜜拉驚喜,不過到了現場卻壓根忘記該如何用波蘭文介紹自己,只好一股腦地把背過的數字全說了出來。聽起來笨拙,卻也看得出士愷的用心,讓初見面以全家哄堂大笑做為序幕,歡樂的氣氛緩解了彼此的陌生。士愷靦腆地說:「如果可以回到當時,我應該會每天再多練習一些」。

士愷克服波蘭文的學習方法,便是每天安排一小段時間練習就好,比起一次投注大量精力,慢慢練習更能持之以恆。雖然蜜拉不會特別教學,藉由日常生活,記下蜜拉說過的話也是學習的辦法,「重點是每天都要接觸」,逐漸累積實力。

想要流暢自如地運用外語,也必須靠學習技巧與自身努力相輔相成

蜜拉同時掌握對中文母語人士來說最困難的波蘭文發音及文法,以及對外國人來說最難書寫的中文字,她也不藏私地跟我們分享她學習秘訣。

語言學習有兩種模式,通常大家比較擅長被動的閱讀及聽力,但是主動的寫作及口說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偏頗於其中一種模式的話,實際使用仍會處處受限。練習寫作可以先以抄寫喜歡的文章或歌詞著手,若是想要加強口說,不斷地說是不二法門。犯錯在所難免,持續練習是不變的真理。

「設下小目標,達成時就能有滿滿成就感」蜜拉神采奕奕地說,學語言不一定是為了考試,以輕鬆有趣的方式學習也好,只要釐清學習目的以及短期目標,按照自己的步調和方式學習,成效比想像中更好。當我們一次想要學好全部的文法與詞彙時,往往容易放棄,因此「學語言需要慢慢學」。

glossika-language-interview-202

透過語言作為媒介,在相隔 8719 公里的距離中找到了彼此

訪談過程中,士愷與蜜拉總是緊緊握著對方的手、輕輕拍著對方的手臂,無時無刻都互相扶持著彼此。有時候蜜拉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線,有時候士愷睜大雙眼聆聽主持人的問題,舉手投足間都能感受到他們的真誠。

喜歡中文的聲韻為蜜拉開啟新文化的視野,到現在蜜拉的中文已經瑕不掩瑜。縱使習慣成自然,她不再特別感受到中文的抑揚頓挫,卻也掩蓋不住她清澈的藍眼睛裡,綻放對中文涓涓不息的熱愛。而士愷原本是一個忙到焦頭爛額的工程師,在工作之餘接觸沙發衝浪後,運用流利的英文和各式各樣的人交流,也才有機會透過朋友認識蜜拉,認識截然不同的波蘭文化。

他們所做的選擇,讓命運把對方引領到自己身邊,透過語言作為媒介,士愷與蜜拉在相隔 8719 公里的距離中找到了彼此。


(*影片右下角可開啟中文字幕)


每天一組練習,把語言訓練習慣融入生活

Glossika 團隊致力於協助外語學習者達成外語口說流利目標。我們利用語句分析和人工智慧演算法為學習者提供適合的訓練內容,透過每天規律的複誦練習有效率地內化文法,並在每天的練習過程中增加單字量。

註冊 即能立即開始 1000 次的 Glossika 英文Glossika 波蘭語等免費句子練習!